農業兩三事
過量施肥有賺有賠,錯誤施肥有去無回...請農民施用前看清楚使用說明

壹、台灣肥料公司的成立發展史

我們從日據時代開始說起:

在台灣最早的肥料公司是由1910年(明治43年)由荒井泰治、藤崎三郎、古賀三千等業界有力人士,以資本三十萬,在高雄所創立的台灣肥料株式會社,專門製造調和肥料,在當時化學肥料並不普遍,農民也缺乏施肥的觀念,如果談到施肥就是所謂的農家肥(人禽蓄糞尿)。

大正(西元1926)以後,由於日本政府的獎勵及製糖業的發達,農民知識的啟發,會社乃逐漸發展。

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經濟恐慌政府的補助斷絕加上大量的進口肥料,致台灣的肥料工業又再次陷入經營困難近乎終止生產。

1919年東亞肥料株式會社在基隆設立,1923年將台灣肥料株式會社與東亞肥料株式會社合併,名稱仍為台灣肥料株式會社。產品以硫酸、過磷酸鈣、調和肥料為主。

1939年新興窒素工業會社(位於花蓮港市)成立,從事尿素質肥料、各種化學工業品及特殊鋼材的製造加工與販賣。此外日本化學株式會社在新竹成立年產量7萬5千公噸的硫酸銨工廠。

1944年即台灣戰後光復前,海運受阻原料補給困難,加上盟軍的轟炸,部分的工廠產量一蹶不振。在抗戰尚未結束前,專家學者紛紛提出:呼籲正視戰後的肥料問題,道出【在管制農作物出量產因子中,肥料之關係最為重要,採用優良品種,普通可增加產量10%~25%,如勤施耕耘可增加15%~30%,但若能施充份肥料,則可增加30%~60%,肥料實為影響產量之決定因子。】

戰後光復時,來台政府接收日本人成立的工廠,將台灣電化株式會社、羅東分工廠、台灣肥料株式會社基隆工廠、台灣有機合成株式會社、日窒產業株式會社,

集合成為台灣肥料有限公司。

【將肥料與糖業、電力、製鹼、水泥、紙業、機械、造船等,一同交由國省雙發合作經營】這份合作經營使原先的殖民地工業生產體系,轉為戰後國有資本主義或工業生產體系,也是光復初期肥料事業發展最重要的一里程碑。其合作大綱文件確立了台灣肥料公司的組織型態及經營模式,雖然日後組織章程雖有修改,但仍不出其精神。

1946年戰後光復時,台肥公司在台灣肥料產業的事業壯大來自於1947年,於官方獨占及資本資源豐厚的條件下,許多民間肥料工廠逐漸式微,剩下不到50家則從事豆餅、骨粉、魚粉等動植物肥料的製造廠。此時奠定了台灣肥料公司在台灣的事業輪廓與基礎。當時使用最大量的肥料是豆餅與硫酸銨(均為氮肥)。

這時期台灣的農民已受到日本政府的農業知識及技術推廣薰陶成熟,農民使用化學肥料的觀念已經相當普及,有利化學肥料事業的發展。

至今肥料市場自由化、台灣加入WTO,以及加速工業發展,致使農耕面積減少。為了在提升農業生產效率,政府與台肥公司一同推動合理化施肥,配合精緻農業,肥料產業也往生技肥料發展。

貳、農會的起源與肥料銷售的發展對台灣農業社會的影響

但為什麼政府需要透過農會配銷肥料呢?政府為了穩定台灣的社會經濟發展,發現由日據時代流傳下來的農會制度是個能撤底滲入社會基層的最佳人民團體。

就讓我們來談談農會:

最早個農會創始於1900年9月(明治30年),由台北縣三角湧(現在的三峽鎮),最初是由農民自動自發聚集起來的人民團體,並於法律根據,團體的主要目的是為了互保使用農田的權利及減輕地租負擔,日本政府並未反對,8年後各地相繼成立了農會,於1908年日本政府認為這些由農民自動組成的農會可作為執行台灣業計劃的基層組織(深入各鄉鎮村里莊),於是仿照了日本農會制度,予以頒布了相關的法令規則,此時農會成了法人組織。

1934年隨著戰爭的持續擴大,日本為了挽救經濟危機,在頒佈了「台灣農業會令」將各級農會、產業組合、畜產會、青果同業組合、米穀組合、肥料配給組合、鳳梨組合等,併入農會為機組的台灣農業會。

當時的農會具有三大功能:

1、收購運銷農產品,以補給日本本土食糧的不足。

2、統一配受日本本國自產的農業資材和設備(肥料、農藥、器械)。

3、為謀增大搜刮資源而訓練農民使用優良的種子及改良方法。

 

日本政府提撥大量的貸款補助,使肥料共同採購成為農會重要的供銷業務事業項目。日本政府此作法的目的,是為了藉由肥料共同採購來達成增加農業生產,

汲取農業資源。

於台灣光復後在台政府對於肥料事業的意義為:國家企圖透過肥料對基層農村社會進行生產控制,也是開始將肥料透過農會系統販售至農民手上。因此肥料的事業帶有相當濃厚的國家控制色彩。

 

這樣的作法對台灣的農業發展有什麼樣的優點?

就讓我們來看看當時的一些情況:在自由流通的情形下,肥料品質可能出現良莠不齊的現象,為什麼呢? 因為那時候的商人為了利潤利益,在農民的專業知識仍舊不足的時代,常出現有些商人販賣的成份、重量不足的肥料、或是與當地地主勾結強迫農民購買其商品、過在肥料中參入雜質,這些情況對於農業生產都會有減少的情形。因此出現了政府強力取締降低減少農業生產的現象,畢竟那時候糧食的匱乏很嚴重吶。台灣肥料公司生產的肥料,其品質肥份保證的企業形象,於日據時代深深的烙印在農民心中,我想至此至終都應如此,這個企業形象是農民用肥的保證,也是台肥公司應盡的責任。

 

民國成立後,各地戰亂仍頻,也無法建立現代的農會。

1931年行政院公佈了農會法,農會以「發展農民經濟、增進農民知識、改善農民生活而圖農業之發展」為宗旨。其任務包括:土地水利、種子肥料及農具改良、森林之培植與保護、水旱蟲災之預防與救濟、農業教育及農村教育之推進、生產、消費、信用、倉庫等合作事業,糧食的儲存與調劑、荒地的開墾等。

 

同時也規定了「農會不得為營利事業,但以增進會員利益為目的的辦理之生產、消費、信用、倉庫等合作事業,不在此限」。

 

叁、1950年美援大量的抵達促使台灣肥料產業的快速發展

以推動中華民國農村復興為目的而成立的專業機構。簡稱農復會

農業計畫由農復會策畫推動,包括:土地改革的技術與經費協助、改革農民組織(農會、漁會、水利會、四健會)、農業改良、統一農貸計畫、農村社會建設(衛生、電氣化、自來水、家庭計畫)、水利建設、林業改進、漁業開發等。

由於農復會為一非正式的官方專業組織,可以超越政府官僚體系的上下階層關係,直接與不同位階的單位簽約撥款,有效地推動各項計畫,而有「左右聯繫,上下貫通」的重要特質。

農復會乃於1979年3月15日結束,其後改組為「行政院農業發展委員會」(簡稱農發會),成為政府最高的農業主管部門。1984年與經濟部農業局合併改組為「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簡稱農委會)。

肆、台灣的肥料市場的配銷制度演變

台灣初期化學肥料的流通方式是以政府配銷為主,其過程可視為「國家」與「社會」之互動,另一方面,政府藉著掌握大量的肥料,將經營層面徹底滲入基層農村社會汲取農村資源,求其威權的鞏固與經濟的發展,另一方面農民以其生產所得換取肥料,繼續投入農地經營,來維持其生活。這個模式是在日據時代植下的根基。

初期台灣物資匱乏1946年首批救濟肥料的抵達,為數不多而需求又迫切殷急,因此肥料根據農民的栽培作物及面積配給肥料。由於可配給的肥料不多,大多僅配給到稻作,至於雜作、果樹等幾乎沒有配到任何肥料,那時的農業發展並不多元。其他的作物栽培面積雖然年年增加,但產量並未增加。民國38年新生報第五版﹝農村行腳之五-土地渴望著肥料﹞描述:【稻子是人們主要的糧食,要肥料還講得過去,柑橘如伸手要肥料,也許會被人承認「不識時務」】。

 

整體來說,從日據時代、光復後至70年代絕大部份的稻作及雜作肥料均由政府透過農會系統進行【配銷】,直到1974年允許農會以外的社團對其專業農戶配肥(公賣局、青果社、蔗農社等)。

1986年才允許農民自由向農會、專業社團、商人購肥。肥料市場至2003年徹底開放自由化。2008年,國際肥料原料價格大漲大跌,農民購肥成本遽增。為穩定民心,安撫農情, 政府啟動「肥料價格調整及穩定供需因應方案」,設立肥料價格審議小組,定期審核肥料價格及肥料補助款,國內肥料工廠需依照政府補貼項目的廠價訂定出廠價格政府才會將該廠商對應之商品列入補助項目內,藉此漸進式的掌控肥料價格以減輕農民負擔。

 

伍、肥料換穀制度正式施行

肥料換穀是台灣光復後肥料配銷的最大特色,於1946年開始實施,兩年後政府因實行田賦征實,徵收量已足即廢止,卻在1947年大批軍民撤離大陸來台,糧食匱乏,於1948年正式確立肥料換穀制度,其配銷業務由「肥委會」擔任,米穀徵收由「糧食局」擔任,其間因「肥委會」與「糧食局」的肥料換穀業務重疊度太高,1949年遂即全由「糧食局」負責及主導,其制度為農民先行至合作社繳納稻穀,再憑驗收單向農會提領肥料;另外,當時的換穀制度也醞釀了『黑市肥料』的猖獗,其管道有二,其一因為換得的肥料未必能夠貼近農民的需求,另有需求的人將換得的肥料集中於某一市場,再依需求做交換或交易(交換喜歡的肥料、變現維持家計、償還債務等),據老一輩的描述,曾經於30~60元的硫酸銨喊價到300多元,其二盜賣配銷肥料圖利,造成的社會成本真嚇人吶!

 

這個制度一直1972年才正式廢除(制度執行了24年)。

而換穀制度最主要的目的,以經濟學的術語來說為,將資本由農業移入工業(或以農業培養工業)。雖然該制度未必完善,卻也是造就台灣經濟奇蹟的元素之一,怪不得以歷史的角度來看,曾有人說過犧牲農業造就工業,台灣的工業起始發展來自農民的辛勞血汗!

陸、台灣農業的發展隨著農民的知識教育水準提高而蓬勃

台肥公司從1949年開始,將日據時代的強迫教育,改為較為緩和漸進的方式:台肥公司為推廣教育農民,在廣播電台設有肥料教育節目,內容以音樂、話劇為主,另選定鄉鎮及農家現場示範如何製造推肥等」,另外在糧食局、農林廳、農復會等單位的分工下,展開更大規模的教育活動。

其推廣教育活動主要分為三部份:

1、用語言教育:

(1)  以農事小組為單位招開農民施肥講習會。

(2)  利用村里民大會及其它集會宣傳。

(3)  在農事小組會議上,講解施肥常識,並加強示範農家之工作。

2、用圖書文字推廣:

(1)  分發肥料手冊及各種作物施肥說明書

(2)  分發各農會張貼的標語及掛圖。

(3)  在報紙上宣傳。

(4)  辦理通訊教育。

(5)  在肥料包裝袋上加印該種肥料的施肥方法。

(6)  籌辦電影教育,發送各農村巡迴班放映宣傳。

3、用實物推廣:

(1)  設置稻作及雜糧件物示範田。

(2)  舉辦肥料宣傳指導週,由指導人員會同農事小組及示範農家前往各村里實地施肥方法表演。

(3)  加強各地土壤肥力檢測工作。

最後農復會、糧食局、農林廳、台肥公司及各地方政府協力進行教育活動,囑咐受訓每位農友各向他們的鄰居兩位擴大宣傳,如此循環下去使種子農民成為『化學肥料教育運動義務指導員』,辦理成效良好且節省了許多教育成本支出。

柒、肥料商品的發展史

從民國40年代開始,主要商品為單質肥料。

民國50~70年代開始出現套餐式的調和肥料即傳統複合肥料。

民國80年代台灣農民的知識啟迪較普遍,農民開始了解需要適當施用液體肥料及有機肥料的施用意識抬頭,台肥公司推出化學複合有機肥料,及推廣土壤改良介質鎂鈣肥等。

民國90年代有機肥料市場的成熟,台肥公司推出有機質肥料及生技系列微生物肥料。

捌、農業與肥料產業的未來展望

就農業的部份,未來將導向運用科技把農田工廠化生產,注重專業化經營、企業化管理,結合雲端科技、衛星定位、APP平台的建立,建置系統性的生產,將農田的生產效率再提升。

例如:企業化管理的雲林縣麥寮鄉『台灣生菜村』蔬菜產銷班。專業化分工經營的雲林縣斗南鎮農會馬鈴薯專業區。農田工廠化生產的植物工廠或田間儀器偵測的協助栽培管理,比如資訊科技結合農業,在日本有「富士通」,在台灣現在有農委會的『田間好幫手』APP,但我個人認為『田間好幫手』這樣的資訊平台並未能真正貼近農民的實際需求,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再做改進。

肥料商品的未來發展部份,我個人認為,台肥公司未來將應會朝向更先進的緩釋控肥料、多功效的液體肥料及抗病蟲害系列的微生物肥料發展,施肥的同時就能達到預防病蟲害的防治,降低使用農藥的機率及用量,讓農民能真正達到健康農業的栽培生活,並藉由未來台肥開發的產品,將農業生產的效率及農產品的品質提升,並將病蟲害引起的損失降低作為未來商品開發的目標。例如近幾年台肥公司推出的『台肥生技活力營養劑』內含胞子狀枯草桿菌、17種胺基酸及微量元素,解決了土壤連作障礙及增加作物根系吸收土壤中原本難以汲取的元素,其開發出來的微生物不僅能抵抗細菌、真菌性病害,另外可以溶解被土壤固定磷肥,增加土壤肥力的供應。

 

就我個人而言,我很看好台灣未來的農業發展。

 

 

參考文獻:台灣肥料的政府管理與配銷(1945-1953)/陳金滿 著

          台灣肥料股份有限公司叢刊第三十七種/肥料論文集/朱海帆 著

          台灣大百科全書Encyclopedia of Taiwan/農復會-網頁

          行政院農委會-網頁

          維基百科-台灣肥料股份有限公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稻草米飯的施肥專欄

鄭明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